ll时隔万年,帝俊与东皇太一再一次尝到了女娲拳头的滋味。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熟悉之感。

  女娲这一拳拳下去,简直是要鸟命。

  毕竟这可是蕴含法则之力的拳头。

  谁能抗住?

  主要是此时帝俊二人全身法力都仿佛凝滞了一般。

  根本就无法调动法力来防御,只能用他们的肉身来硬抗。

  即使是他们突破准圣,肉身的坚硬程度非同一般,在女娲面前还是不堪一击。

  这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啊。

  不过他们的想法都被身上的疼痛给打断了。

  “啊!女娲道友下手轻点啊。”

  “我们知道错了!”

  “鲲鹏贼子,你误我兄弟二人啊。”

  “可恶鲲鹏,我兄弟二人与你不死不休!”

  .........

  就这样,帝俊与被女娲暴揍。

  叫喊之声传到了鲲鹏的耳边。

  瞬间就让他冷汗直流。

  本来还指望帝俊与东皇太一两兄弟救他于水火当中。

  现在看来,没戏了。

  鲲鹏沉重的眼神环顾四周。

  看着众位上千双似笑非笑的眼神,鲲鹏感觉自己今天要交代在这里了。

  这哪是红云的杀劫,而是自己的杀劫啊。

  耳边帝俊与东皇太一的惨叫声越加刺耳。

  他现在很后悔,也很不甘心。

  什么杀死鲲鹏,都是扯淡。

  现在保命要紧啊。

  于是鲲鹏也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说道

  “那个,那个......

  红云道友,众位....”

  看着鲲鹏还要说话,红云直接大喝一声。

  “鲲鹏道友,你什么都不要说了。

  我懂,我懂你,整个洪荒天地没人比我更懂你了!

  我知道你这一生,有诸多遗憾。

  你一没有被老阴......额,道祖收为弟子。

  二没有得到坑圣之基鸿蒙紫气。

  三嘛没有杀掉我。

  四嘛就是你身陷囹圄,哪怕是如今杀劫已到,却还不自知。

  端是可怜得紧。

  哎!

  而且这些是无法弥补的遗憾,而我红云就是这样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今日我便帮助你解脱,让你摆脱这诸多遗憾与痛苦。

  说起来我还是狠不下心来。

  哎。

  谁叫我是一个好人呢!”

  红云的脸上露出了遗憾的神色。

  眼神渴望地看着鲲鹏。

  还装模作样地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但是嘴角的口水却是开始不断流淌。

  “吸溜~~~

  吸溜~~~”

  这就流出了口水了?

  周围的同门看着红云的模样,尽皆哈哈大笑。

  夸张的甚至已经笑得前翻后仰了。

  他们都感觉这个红云师兄太坏了,十足的腹黑啊。

  不要叫红云。

  叫黑云吧。

  看着红云的动作,就连旁边的冥河冷酷的脸上都露出了无语的神色。

  这个红云师弟实在是太那啥了。

  人家鲲鹏都这样了,你还在编排他。

  简直太残忍了啊。

  不过还有更加过分的,只见红云话音一转。

  “好了,说了这么多,我的肚子也饿了。

  大家准备开席吧!

  一会儿大家吃好喝好。

  不过开席之前。

  现在进行饭前运动!”

  说完以后,在鲲鹏惊恐的眼神当中,上千大能同时举起手中的拳头。

  向着鲲鹏而去。

  顿时鲲鹏便被上千人淹没,惨叫之声夹杂着拳脚之声。

  “啊~~~~~

  ........

  牙买跌.....

  ob.....

  斯国一....

  ........”

  渐渐的惨叫之声不见。

  此时的鲲鹏已经不再叫唤。

  只留下一只肥硕且巨大的大鸟毫无生息地躺在那里。

  鸟眼睁得老大。

  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浑身上下的鸟毛已经十不存一。

  四周都是鸟毛飞舞。

  未来天庭妖族妖师,一代洪荒大能。

  未来的准圣巅峰人物,喋血拳脚之下。

  陨落于此。

  可能鲲鹏都没有想到,他堂堂准圣大能,居然会被围殴致死。

  看着毫无生机的鲲鹏。

  红云高声喊道

  “众位师弟师妹,饭前运动完毕。

  这鲲鹏肉也拍打到位了。

  现在开始开席。

  记住了,鹏翅膀用烤,鹏身用炖。

  这样才好吃。

  懂?”

  “知道了红云师兄。”

  众人齐声答应。

  顿时上千人开始忙碌起来。

  炖汤的炖汤,烤翅的烤翅。

  好不热闹。

  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容。

  “哈哈哈哈,今日一定要大快朵颐,大饱口福啊!”

  “鸟道人,这可是你的同类,你下得去嘴?”

  “雀道人,说得好像你不是他同类一般,有本事你别吃啊。”

  “别争了,你们都别吃,我一个人吃就行了。”

  “滋滋滋,鲲鹏肉啊,这可是极品。”

  .........

  一时间整个现场乱成一片。

  该煲汤的煲汤,该家香料的加香料。

  没多久整个现场已经弥漫着香气了。

  “打架开席了。”

  随着红云的一声大喝,开动了。

  “呼呼呼...

  这烤翅有点烫嘴啊。

  哎,鲲鹏道友我对不起你啊。

  对不起你啊!

  呼呼呼”

  红云说完之后,直接把一块鹏肌肉扔到嘴里。

  那吃相真是没得说。

  撸夫说的就是他。

  这时候还假惺惺的两名一番,也不知道鲲鹏停了能不能从汤里蹦起来。

  十足鳄鱼的眼泪。

  “哈哈哈,还是沾了红云师兄的光啊,不然我们哪里吃得到这一等一的美味。”

  “是啊,这可是鲲鹏的肉啊,简直鲜嫩无比,一口下去,唇齿留香啊!”

  “哎,雀道人你干嘛吃那么快?给我留一块!”

  “你喝的是什么?居然不给我们分享?”

  “听说鲲鹏心十分美味,被谁给夹走了?可恶,给我留点啊。”

  “手快有手慢无,干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

  上千人分为三波,一波围着大鼎。

  两拨围着篝火。

  吃得满嘴流油,呼呲呼呲踹气。

  那叫一个开心快乐。

  而此时的帝俊和东皇太一却还在遭受众人的毒打。

  女娲已经不再毒打他们了,而是换了几十个同门去。

  下手那是一点都不留情。

  拳脚直接招呼。

  边打他们的眼神里面边冒出光芒。

  嘴角的油腻还没有消失呢。

  就像是一只狮子看着待宰的羔羊一般,看这模样他们想要试试金乌肉是个什么味道。

  应该比鲲鹏肉要鲜美吧?

  毕竟他们的跟脚要比鲲鹏要强一点。

  想到这里,他们拳脚上的力道不自觉又大了几分。

  “啊.........”

  帝俊与东皇太一虽然砸遭受毒打,但是却目睹了鲲鹏刚刚被群殴致死的惨状。

  接着被放血,拔毛,下锅,烧烤的过程。

  他们也是一览无遗。

  现在看着红云等人开心吃着鲲鹏肉的模样。

  他们从心里感觉到不寒而栗。

  而且这帮人好像吃了鲲鹏肉还不过瘾,似乎还想试试金乌肉。

  这让帝俊心里恐惧不已。

  难道他就是他们的结局?

  不要啊!

  他们还没有享受过大权在握,还没有称霸洪荒天地,还没有实现野心报复,还没有尝过母........

  咳咳。

  总而之,他们不想被煮熟,也不想被烧烤。

  更不想被这帮恶魔分而食之。

  帝俊与东皇太一此时已经被吓破胆了。

  “这鲲鹏肉有点硌牙啊,不过味道还是挺正的。”

  “你们说这两只鸟要怎么吃才好?不如就红焖吧?”

  “我看还是烤着吃吧,刚刚的烤翅太舒服了,回味无穷啊。”

  “是啊是啊,我也感觉烤鹏翅膀好吃,嘿嘿...”

  “我倒是感觉鲲鹏肝好吃,那味道,令人回味啊。”

  ........

  这一字一句在帝俊与东皇太一的耳边回荡。

  直接吓得他们七魂跑了六魂半。

  让他们的心里更加慌乱了。

  帝俊看着他们好像不是在开玩笑,特别是他感觉这帮恶魔下手更加狠了。

  要是再不解决,他们就要去陪鲲鹏斗地主了。

  这帮家伙根本不是人啊,就是十足的恶魔。

  帝俊的心里狂呼,脑子在疯狂转动。

  他感觉不能坐以待揍。

  他们必须想办法逃出去。

  或者必须要想办法活下去。

  这时候的红云一手拿着一块烤鹏肉,一手拿着一瓶酒。

  满嘴流油地走了过来。

  脸上还带着笑容,似笑非笑地看着被殴打的两人一眼。

  随即对着一边的女娲喊道。

  “女娲师姐,这鲲鹏肉质鲜美,一口下去,回味无穷啊。

  你要不要来一块?”

  边说鲲鹏边看着帝俊与东皇太一,眼神里面尽是沉思。

  似乎是要考虑怎么烹饪一般。

  而女娲则是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她和西王母,后土,等一些叶元的女弟子都没有动口。

  她们都吃不下去,虽然都是先天生灵。

  但是和叶元在一起久了以后,难免会沾染一些叶元的习性。

  这烧烤便是其一,其二就是叶元的温和秉性。

  只是这帮男弟子似乎都学叉劈了。

  这一个个的,都不是啥大好人,狡诈着呢。

  所以她们都是看着同门在大快朵颐。

  始终是下不去嘴。

  “真香啊。

  女娲师姐你不吃可惜了。

  可惜了啊。

  咦。

  这不是我们的三脚小鸟两兄弟吗?

  怎么在这里接受关照啊,你们在干啥啊。

  这两位可是出生高贵啊。

  你们这么可以下手这么重呢。

  看你们这一顿拳打脚踢的,太狠了吧?

  真是胡闹!

  快快停手。”

  红云边说还边制止正在暴打帝俊二人的同门。

  让帝俊和东皇太一感受到了红云的善意。

  更让他们二人感受到了希望。

  在心里不断呼唤。

  红云道友实乃好人啊!

  大大滴好人啊。

  甚至帝俊与东皇太一的眼里都包含了泪水。

  但红云在自己白色的道袍之上擦了一下油污,随即便拿出了十多根后天灵宝后天狼牙棒。

  一根一根递了出去。

  “给,各位师弟,这两只三爪小鸟皮比那个鲲鹏厚。

  要用这个才合适。

  不仅可以保护你们的拳脚,还可以疏通一下肉质。

  一会儿烤煮起来肉质也更加鲜美。

  刚刚的鲲鹏肉有点绵了。”

  “我x.......”

  帝俊与东皇同时怒喝一声。

  刚刚还感动得要哭的两鸟,瞬间爆了粗口。

  红云这是端不当人子啊!

  那名叫狼牙棒的后天灵宝,一旦落到自己兄弟二人的身上,不出几下。

  就得身死道消。

  什么洪荒第一老实人,也亏他红云好意思说。

  不过在得到了踹息之机了以后,已经被打得不成人形的帝俊二人也顾不得其它的了。

  马上就求饶道

  “众位好汉,不对,众位道友。

  我们都是盘古父神孕育而来。

  看在盘古父神的面上,手下留情吧。

  本是同根生,现欺何太急?

  我们兄弟二人真的是恰巧路过此地啊。

  并没有任何想法,望你们明察啊!

  我们和鲲鹏那个贼子真的不是一伙的啊。

  我们兄弟二人正要赶回太阳星修炼,恰巧遇到众位道友。

  还无缘无故对我们兄弟二人拳脚相向。”

  帝俊几乎是哭着说完这些话之后,帝俊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了。

  怎么这帮人不仅没有怜悯,反而眼神怪异。

  于是马上就改口说道

  “不是不是,是指点我兄弟二人”

  看着帝俊还在狡辩。

  红云又啃了一口烤肉,满脸笑意地说道

  “哦?

  真是奇哉怪也,两位道友的太阳星离此地不知有多远。

  而且这也不是去太阳星的路啊。

  难道你们兄弟二人喜欢在洪荒闲逛?

  怎么了。

  你们难道不是和这个鲲鹏一样,是想来取我性命的?

  是我搞错了?”

  红云的脸上带着笑容。

  边说边加重语气。

  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听到红云之,帝俊二人顿时脸色剧变。

  这要是承认了,不就真的死翘翘了?

  肯定不能承认啊,帝俊连忙说道

  “不不不,红云道友,这乃是大大的误会啊。

  我兄弟二人乃是因为修炼太久,心里过于郁闷。

  于是出来散散心什么的,溜溜弯。

  没想到居然会遇到你们。

  至于鲲鹏?

  我们和他不熟啊。

  真的不熟。

  他居然要打红云道友的主意?

  简直是胆大包天,实在是该死。

  不过红云道友的同门实力高强,而且红云道友的实力也是不低。

  直接收拾了鲲鹏这厮。

  真是大快人心啊。

  要不是刚刚我没有机会,我一定叫上我二弟,出手将他挫骨扬灰。

  让他打我红云道友的主意。

  实在是可恨。”

  帝俊的已经不成人形的脸上带着义正辞之色,虽然看不出来。

  但是却能从他的话里听出来。

  求生欲还是极强的。

  其实也没有办法,帝俊现在只能尽情和鲲鹏撇清关系了。

  这要是还承认才是傻子。

  而旁边的东皇太一听到自己哥哥的语。

  仿佛找到了秘诀一般。

  神色激动。

  东皇在心里找到了逃生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