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看得帝俊等人是恨得牙痒痒。

  这个红云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欠揍。

  要不是这里是紫霄宫,自己等人早就已经拳头招呼了。

  哪会让你这么嘚瑟?

  “红云师兄,不说几句感?”

  “是啊,红云师兄,说说你得到这道鸿蒙紫气的感受呗。”

  “以红云师兄的功德与实力,这道鸿蒙紫气确实该得。”

  .........

  一时间马屁声不断。

  拍得红云那叫一个舒服。

  而且红云还没完。

  看着众人的表情,红云再次笑着说道

  “当然了,在这里我还要感谢道祖的厚爱,没有道祖大方我等不到这缕鸿蒙紫气。

  其次我要感谢我的老师鸿蒙元君,是他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

  再者我还要感谢我的师兄师姐师弟,是他们让我懂得了团结友爱。

  还有我要感谢众位道友,带给我这么多的快乐。

  .......

  最后我还要感谢紫霄宫的众位道友,特别是鲲鹏道友,帝俊道友与东皇道友。

  要是没有鲲鹏道友的慷慨,我得不到这道鸿蒙紫气,要是没有帝俊道友的提议我也得不到这道鸿蒙紫气。

  所以十分感谢你们,粟米麻神!”

  红云边说边笑,那叫一个笑容满面。

  和其他一千多张痛苦面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红云这是赤裸裸地往鲲鹏等人的伤口上撒盐啊。

  不过怎么看起来那么让人感觉到爽呢?

  这倒是让鲲鹏等人更加记恨红云了。

  坐在高台之上的鸿钧看着红云的动作,听到红云之。

  虽然满头黑线。

  但是却是轻微点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且还是超额完成。

  红云很配合地拉了更大的仇恨。

  不错不错!

  看着鲲鹏等人眼里的仇恨,鸿钧很满意。

  这下就万无一失了。

  这个红云应该是小强挨拖鞋,死翘翘了。

  看着众人看红云的眼神。

  特别是妖族的三人。

  本来还怕鲲鹏一人搞不定红云,现在有帝俊两兄弟,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大水鱼。

  红云的杀劫该落了。

  十有八九是没有问题的。

  以这道鸿蒙紫气来铸就红云的杀劫,真是妙!

  一切都在鸿钧的算计当中。

  不怕鲲鹏等人不动手。

  毕竟鸿蒙紫气的作用自己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成圣之基啊。

  他们会不心动?

  相信往后之事不会有错。

  这道鸿蒙紫气的使命就是要搞掉红云。

  这本来就是天道与鸿钧的谋划,更重要的一环就是,顺便试试他们师门的深浅。

  看看这个鸿蒙元君到底是何许人也。

  可谓是一箭双雕。

  妙哉妙哉啊!

  鸿钧都感觉这个算计天衣无缝,万无一失,一石二鸟。

  不过鸿钧这次又是打错算盘了,以红云现在的修为,

  就算是三个鲲鹏来了都是送菜,逃不掉被烧烤的份。

  更何况他还有师兄师弟啊。

  也不知道是谁的杀劫呢。

  可怜的鲲鹏,真的是一直都被算计。

  可谓是极其悲惨了。

  随着最后一道鸿蒙紫气被红云所得。

  七道鸿蒙紫气都已经分发完毕。

  这次讲道已经到了尾声。

  只留下的只是上千双充满渴望的眼神。

  这可能是洪荒最后的七道鸿蒙紫气,这就是未来的七尊圣人啊。

  谁不想成圣?

  很可惜。

  鸿蒙紫气与他们无缘。

  虽然他们很不甘心,但是却无可奈何。

  就在众人各怀心思,红云拿着鸿蒙紫气在人堆里大肆炫耀之时。

  鸿钧缓缓说道

  “鸿蒙紫气既已分发完毕,本座此次讲道到此也就结束了。

  从此之后,我将以身合道,补全天道之缺,为洪荒生灵指引前路。

  望你等造福洪荒生灵。

  合道之后。

  鸿钧乃是天道,天道却非鸿钧。”

  听到鸿钧之,众人皆是向其拱手行礼。

  “老师慈悲!”

  看着鸿钧似乎没什么事要说,红云等人眼神对视一眼。

  这不太对啊,鸿钧这个时候不是应该要分宝吗?

  怎么可以就这么合道了?

  难道老说说的有错?

  不应该啊!

  就在红云等人疑惑的时候。

  鸿钧猛然想起,自己似乎没有分宝。

  这可是比较重要的一环,乃是和天道议定好的。

  不能出任何差池,不过现在自己收徒只收了四个。

  这宝物怕是送不全了。

  通天和女娲那里就不用送了。

  诛仙四剑和诛仙阵图是不能给通天了,红绣球也不用给女娲了。

  既然你们不愿当我的弟子,那么我就不会再给你们法宝了。

  等到时候你们自己去解决。

  鸿钧的眼神闪烁,他这是对通天和女娲不满了。

  毕竟他们可是拒绝了自己的收徒邀请,也就避免了自己的一道算计。

  但是只要他们斩尸,那么就逃过不自己的算计。

  只要走了斩尸之道,都不过是瓮中之鳖罢了。

  看着这一下子消除了五百多的变数,鸿钧得意不已。

  这下变数就是上千了,虽然很多,但是总有个盼头不是?

  不过现在还是先把宝分了吧,算是提前给他们发工资了。

  看着紫霄宫中的洪荒众多大能。

  鸿钧眼神一闪。

  继续说道。

  “吾早年行走洪荒之时,收集了不少的法宝灵根,现在吾已经要合道。

  留着也无用处,便分与吾四个弟子。

  老子,你为我玄门一脉大弟子,现赐予你先天至宝太极图,望你好生修炼,光大玄门道统。”

  鸿钧话音一落,一张长图边出现在老子身侧。

  散发着强大的气息。

  引得众人侧目不已。

  太极图。

  乃是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所用的混沌至宝,混沌开天斧所化的三大至宝之一。

  是由混沌开天斧的斧身变化而来。

  乃是先天至宝级别的宝物。

  具有镇压大教气运之用。

  乃是鸿钧专门给老子准备的。

  至于用途,便是方便日后镇压人教气运。

  太极图开天之后为阴阳老祖所有,被坑死了以后便落入了鸿钧手中。

  算是一个赃物了。

  现在鸿钧赐给了老子。

  看着散发出强大气息的先天至宝太极图。

  老子脸上带着欣喜,这也太好了。

  居然还有拜师礼物。

  而且还是先天至宝级别的宝物,自己也是有先天至宝的大能了。

  以后说话都有底气了。

  看看以后在这洪荒天地,还有是哦敢招惹自己!

  一念至此。

  老子马上将太极图收到手中,脸上带着感激之色,对着鸿钧拜谢到

  “感谢老师,道祖慈悲!”

  看着老子获得一件先天至宝,众人都坐不住了。

  圣人就是圣人啊,出手就是阔绰。

  这可是先天至宝啊。

  在整个洪荒,也就只有鸿钧道祖手里有先天至宝级别的宝物了吧?

  而且还是拿出来送人的。

  一时间众人皆是目光炙热地看着鸿钧。

  但是鸿钧刚刚说了,是赐予他弟子的。

  和他们似乎没有什么关系。

  顿时让许多大能遗憾不已。

  只能过眼瘾,不能过手瘾啊。

  着实有点欠缺。

  老子旁边的元始也是目光激动地看着鸿钧,毕竟他也是鸿钧的弟子啊。

  而且还是二弟子。

  即使不是先天至宝,也该有个先天极品灵宝吧。

  果然。

  鸿钧看了一眼老子,继续说道

  “元始,你为我玄门二弟子,现赐予你先天至宝盘古幡。

  望你和老子互帮互助,光大玄门。”

  说罢。

  一道浑身散发着强大气势的血红色古幡便出现在了元始身旁。

  一看就知道这是好东西。

  元始见状直接把盘古幡收起。

  高声拜谢到

  “感谢老师赐宝,老师慈悲。”

  老子与元始皆是获得了先天至宝级别的宝物。

  混沌幡。

  先天至宝,能操控天地之威,主杀伐之力。

  乃是由混沌盘古斧的斧刃所化。

  威力之大,足以划开混沌。

  乃是不可多得的杀伐利器。

  看着元始把盘古幡收起之后,鸿钧轻微点了点头。

  接着又扫了一眼通天与女娲。

  这两个原本是自己弟子的大能,硬是成为了变数。

  既然你们不愿为吾弟子。

  那这诛仙四剑与诛仙阵图,还有先天姻缘灵宝红绣球便不能赐予他们二人了。

  该与你二人无缘。

  想到这里,鸿钧便不想在赐予其他人宝物了。

  看着道祖一副已经完事的模样,接引与准提不干了啊。

  你说你分宝就分宝,怎么的也不能区别对待啊。

  他们二人虽然才是记名弟子,但是记名弟子不也是弟子。

  同样是传授技艺的。

  别拿记名弟子不当人不是?

  道祖可不能厚此薄彼。

  不过好处是靠自己争取来的。

  看来又要故技重施了。

  于是接引与准提对视一眼。

  立马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呜呜呜,道祖慈悲,我西方贫瘠不堪,望道祖赐予我们兄弟二人些许宝物。

  我等好光大西方。

  为西方生灵继续做出贡献。

  恳请道祖慈悲。

  赐予我们兄弟二人些许宝物,以作防身之用。”

  接引的声音带着哭腔,在众人的耳边响起。

  他们知道,这两个哭鬼无奈又来了。

  一时间众人皆是别过脸去,不愿再看接引与准提的哭相。

  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众多大能要脸啊。

  众目睽睽之下,要他们嚎啕大哭,低三下四。

  他们做不到。

  大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先天生灵,修为高深。

  这大庭广众之下出丑,谁愿意?

  鸿钧看着已经哭泣得不可开交的西方二人,眼神阴沉,实在是不想再听他们二人聒噪。

  一挥手,两件宝物便出现在了接引与准提的身旁。

  “罢了,念你二人振兴西方不易,特赐予你二人先天十二品功德金莲,加持神杵。

  望你二人继续努力,为振兴西方而奋斗。”

  看着身旁的宝物,接引与准提马上就把哭相收了起来。

  露出开心激动之色。

  这份变脸的能力,他们称洪荒第二,无生灵敢称第一。

  接引与准提双双跪地,而后叩拜鸿钧道

  “感谢老师赐宝,道祖慈悲!”

  得到宝物的二人顿时喜笑颜开,哪有什么伤心的模样。

  这再次引来众人的鄙视。

  可是更多的是羡慕。

  虽然西方二人没脸没皮,但是却赚得盆满钵满。

  这不。

  硬是给他们哭出了一片天。

  圣位是哭出来的吧?

  宝物是哭出来的吧?

  还不得不服这两两个泼皮无赖。

  鸿钧看着这二人,也不再多。

  此时的鲲鹏已经知晓,这下宝物又没有自己的份了。

  这让鲲鹏彻底炸窝了。

  这尼玛算是什么事?

  自己费尽心力才坐到了这第五个蒲团之上。

  本以为是什么大机缘,自己还得意了好几千年。

  早知道这个蒲团上啥也没有。

  自己又为何要坐上来?

  我要这蒲团有何用?

  真是闲坐没事干,蛋疼!

  看着坐在蒲团之上的其余四人皆是赚的盆满钵满。

  要鸿蒙紫气有鸿蒙紫气,要先天灵宝有先天灵宝。

  鲲鹏那是羡慕得紧。

  但是内心深处更多的是不甘心。为什么他们有自己没有。

  自己可是坐在蒲团之上啊。

  对!

  就怪那个红云,一切都是因为红云。

  要不是他把属于自己的鸿蒙紫气收走了,那么自己也能被道祖收徒。

  也能得到成圣之基鸿蒙紫气。

  对就是这样!

  不知为何,此时鲲鹏的心里满是对于红云的恨意。

  认为所有的一切都是红云造成的。

  蒲团之上的鲲鹏心态直接爆炸了,这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心里的不甘到了爆发的边缘。

  他在竭力地压制自己的火气。

  现在是在紫霄宫。圣人当面,不能出手。

  等一出了紫霄宫,鲲鹏就要叫上自己的兄弟,只要红云敢落单,他就敢动手。

  想到这里,鲲鹏就用阴冷的眼神看着远处笑嘻嘻的红云。

  杀气弥漫。

  不提鲲鹏的气愤与杀意。

  这不。

  除了鲲鹏,还有鸟不爽呢。

  东皇太一与帝俊这两只鸟也是眼神阴沉。

  都快杨滴出水来了。

  看着被赐予宝物的老子四人。

  心里皆是不甘心。

  要是化为本体,估计头顶上的鸟毛能束起几十丈高。

  但是要让他们就这么空手离去。

  帝俊表示做不到。

  于是他便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只见帝俊面露尊敬之色,对着鸿钧再次拱手说道

  “恳请道祖慈悲,可怜我等生灵,赐予斩尸宝物吧!”

  看着帝俊再次带头要宝,其余大能也是有样学样。

  都对着鸿钧叩拜高喊道

  “恳请道祖垂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