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我无颜面对西方生灵,让我一头撞死在这大殿之上算了。

  呜呜呜~~~”

  边说接引边加大了自己的哭声。

  而且他还想找个柱子演一下,但是看来看去,都没有找到柱子。

  也就没有再坚持,就在那里原地坐下,哭了起来。

  一时间整个紫霄宫都是接引的哭声。

  就连旁边的准提也是和接引哭了起来。

  “恳请道祖看在我们师兄弟这么艰苦振兴西方,为西方生灵奋斗的份上。

  收我们兄弟二人为徒吧。”

  说完之后,两人抱着一起嚎啕大哭。

  眼泪一滴接着一滴。

  要是不知道的。

  看到他们两人此番姿态,确实会感觉很可怜。

  不过知晓二人嘴脸的红云等人,看着接引与准提两人的凄惨模样,皆是暗啐一口。

  不要脸!

  he~~tui!

  接引和准提的这番行为,引起了众人的鄙视。

  还有这样不要脸的吗?

  你们好歹也是准圣大能啊。

  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真就是为了鸿蒙紫气不择手段啊。

  看着两人的嘴脸,红云等人还是忍不住,顿时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师弟师妹们,从今往后在洪荒上行走。

  需得跟西方两位道友学习。

  看看。

  什么叫做演技,这才叫演技。

  就是这么的专业,就是这么的自然。

  《洪荒:无敌的我真不想被曝光啊》这本书没你我不看啊!

  师弟们说是不是?”

  “是!”

  “哈哈哈哈”

  “真有意思。”

  .........

  红云满脸笑意,被西方二人的这波操作给逗笑了。

  其他师弟也是跟着他一起哈哈大笑。

  有几个师妹也是捂嘴轻笑。

  一时间场面居然欢乐了起来。

  这几次讲道。

  紫霄宫的笑点的基本是都是红云制造的。

  鸿钧这时候看着狂哭不止的接引与准提,脸上的黑线凸起。

  这两个泼皮。

  真是无赖。

  真想给这两个泼皮几个大嘴巴子。

  但是鸿钧却没有任何办法,他二人就是天道定下要振兴西方的生灵。

  毕竟前面自己算计罗睺,导致了西方遭受磨难。

  这份因果还是要偿还的。

  而这份因果就落到了接引与准提这两人身上。

  虽然他们最终会反出玄门,但是这都是定数。

  这也是天道的算计,不可能让玄门一直大兴的。

  这也算是分化玄门气运的手段之一吧。

  而且这两人也算是给自己面子,刚刚自己被通天拒绝。

  本来面子上就挂不住。

  现在他二人一心想要拜自己为师,也算是为自己挽回了一点颜面。

  看着嚎哭不止的两人,鸿钧还是说道

  “好了,你们二人不要再哭了,哭哭啼啼成何体统?

  好歹也是准圣大能,紫霄三千三千客之一。

  能不能注意一点仪表神态?

  你二人与我确实没有师徒之缘,但念在你二人不易。

  本座可收你二人为吾记名弟子。

  希望你二人继续以振兴西方为目标。

  早日带领西方生灵走出困苦。

  这两道鸿蒙紫气,便赐予你二人。”

  说罢,鸿钧就把手中的鸿蒙紫气送到二人之前。

  听闻鸿钧之,接引与准提二人顿时不哭了。

  匆忙用袖子把自己的鼻涕擦去。

  动作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那模样,简直无法语。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鼻涕滋味。

  “老师慈悲,老师慈悲啊。

  我们兄弟二人代西方亿万万生灵谢过道祖。

  我二人一定振兴西方,不叫道祖失望。”

  此时的接引与准提马上将鸿蒙紫气融入自己的灵魂当中。

  脸上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鸿蒙紫气,到手了!

  一时间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这tm的也可以吗?

  这就得了?

  这也太假了吧?

  这种不要脸的行为,活脱脱的泼皮无赖都能得到鸿蒙紫气?

  简直没有天理啊!

  难道这两人和道祖有什么py交易?

  有不为人所知的密辛?

  这应该不可能吧?

  一时间众人看着鸿钧的眼神有点奇怪。

  特别是帝俊和东皇太一这两人,看到这西方两个泼皮无赖居然可以得到两道鸿蒙紫气。

  眼神那叫一个不服。

  他们乃是天地间唯一的两只金乌。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他们的跟脚深厚无比。

  岂是接引与准提这等生灵能比的?

  但是有再多的不服气,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

  毕竟这是人家鸿钧的东西。

  想给谁就给谁,他们无权过问。

  不过天生高人一等的优越感让帝俊与东皇太一十分不服罢了。

  不服鬼不服。

  他们现在对于最后一道鸿蒙紫气那是垂涎三尺。

  十分渴望了。

  这是最后一道鸿蒙紫气了啊。

  不过这个时候谁最激动?

  那当然是鲲鹏了。

  他现在可是坐在了蒲团之上。

  有很大的几率能拿到最后一道鸿蒙紫气。

  成为鸿钧道祖的弟子。

  不对。

  是一定能拿到最后一道鸿蒙紫气。

  此时的鲲鹏脑海里面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得到鸿蒙紫气。

  被道祖鸿钧收入门下。

  日后成就圣人之位,纵横洪荒的场景了。

  而且到时候,第一个就收拾那个红云。

  这道鸿蒙紫气,鲲鹏势在必得!

  想到这里,鲲鹏自信满满的眼神就看着鸿钧。

  等着他把鸿蒙紫气交给自己。

  其他人的目光也是在最后一道鸿蒙紫气之上。

  虽然这道鸿蒙紫气极有可能是鲲鹏的。

  但是有人却想要搏一搏。

  所以这时候帝俊直接站了出来。

  对着鸿钧作揖行礼道。

  “恳请道祖慈悲,赐予我等鸿蒙紫气吧。”

  见到帝俊站出来带这个头,上千生灵顿时有样学样。

  纷纷跪拜下来,各自说道

  “恳请道祖慈悲,赐予我等鸿蒙紫气吧。”

  “是啊,道祖可怜一下我们吧,赐予我等鸿蒙紫气。”

  “.........”

  一时间紫霄宫的生灵居然有一半之数下跪。

  只为求得那最后一道鸿蒙紫气。

  或者说看看鸿钧有没有其它的鸿蒙紫气。

  毕竟有人带头啊,始终要搏一把。

  不然就根本就没有机会了。

  虽然这是帝俊想要搏一搏的行为。

  毕竟现在蒲团上还有一人,蒲团之上总共五人,其余四人尽皆得到了鸿蒙紫气。

  前面鸿钧圣人也说了,这个蒲团关系极大。

  极有可能是预示着天定的圣人之位。

  也就是他的六个徒弟。

  现在还有一道鸿蒙紫气。

  这道鸿蒙紫气归谁,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肯定是鲲鹏的啊!

  但是帝俊又不甘心。

  所以就使了绊子。

  看看有没有机会拿到这道鸿蒙紫气。

  看着帝俊等人的动作。

  蒲团之上的鲲鹏就不舒服了,这个帝俊你是在搞事吧?

  这是我的鸿蒙紫气,你来参和个什么劲?

  存心找事是吧?

  但是鲲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就坐在蒲团之上呢,合该得到鸿蒙紫气。

  你帝俊就算是说得天花乱坠。

  任凭你们说得再多,也是无济于事。

  不知道鲲鹏是哪里来的自信。

  居然认为鸿蒙紫气就是自己的。

  简直莫名其妙。

  就在鲲鹏得意之时。

  鸿钧扫了一眼跪下的众人。

  看水鱼的眼神一览无余。

  这一堆水鱼,甚好,甚好!

  只要好好培养洗脑。

  又是一批好打工仔。

  只见鸿钧轻轻叹了一口气。

  缓缓说道

  “也罢,也罢!

  本来这最后一道鸿蒙紫气乃是我留给吾最后一个徒弟的。

  见你等修行不易。

  又诚意十足。

  你等来到紫霄宫也是与吾有缘。

  这最后一道鸿蒙紫气我就不为它择主了。

  就让他自行择主,你等谁有机缘,谁便拿去吧!

  我便不多加干预了。

  去吧。”

  说完之后,鸿钧直接把鸿蒙紫气放开。

  散发着玄奥气息的鸿蒙紫气顿时向着下方众多大能飞去。

  此时上千双眼睛都在看着这道鸿蒙紫气。

  恨不得把鸿蒙紫气拿在自己手中一般。

  在众多大能的注视下,鸿蒙紫气开始慢慢飘了过来。

  先是到了鲲鹏的身边,看得鲲鹏激动不已。

  整个身体的鸟毛都竖了起来。

  在心里默念想“选我选我”。

  鸿蒙紫气在鲲鹏的面前停了下来,似乎选择了鲲鹏。

  此时鲲鹏的脸上写满了激动之色。

  他还以为鸿蒙紫气要选择他了,他连感谢的话都准备好了。

  但是很可惜,鸿蒙紫气并没有做过多的停留,在鲲鹏不甘的目光当中向着妖族二人飞去。

  顿时让鲲鹏面如死灰。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鸿蒙紫气是我的!

  是我的!

  啊........”

  现在的鲲鹏已经要崩溃了,他不甘心啊。

  但是这时帝俊与东皇太一却是激动不已。

  特别是帝俊,看着向自己飞来的鸿蒙紫气。

  他在心里狂呼。

  东皇太一也是一样。

  他们都以为鸿蒙紫气要选择他们。

  但是和鲲鹏一样,鸿蒙紫气只是经过他们,并没有选择他们。

  这直接让他们傻眼了啊!

  只能眼睁睁看着鸿蒙紫气离他们而去。

  此时的鸿蒙紫气在一众大能的身边溜了一圈,一个都没有选择。

  然后在上千双震惊的眼神当中,直奔红云而去。

  就这样停在了红云的身旁。

  答案呼之欲出。

  鸿蒙紫气选择了红云?

  这下让众人哗然了。

  通天等人啥也没干,坐收了三道鸿蒙紫气,实在是羡煞旁人。

  “恭喜红云师兄,喜得一道鸿蒙紫气!”

  “是啊红云师兄还是福源深厚啊,鸿蒙紫气都主动来投。”

  “虽然红云师兄可能用不到鸿蒙紫气,但是这可是好东西啊!”

  ........

  当鸿蒙紫气选择红云之后,众人皆是恭喜不已。

  不过话里话外似乎并不看重这道其他大能求之不得的鸿蒙紫气。

  这时候蒲团之上的鲲鹏眼神阴森无比。

  刚刚自己都准备好感谢词了,为什么鸿蒙紫气不选择自己?

  不是坐在蒲团之上就可以被道祖收为弟子吗,就可以得到鸿蒙紫气吗?

  就可以得到天定圣人之位吗?

  为什么会这样?

  鸿蒙紫气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而是选择红云?

  为什么?

  此时的鲲鹏眼神凶狠,胸中的怒气已经到了不可控制的边缘。

  刚刚鲲鹏还以为鸿钧只是碍于众多生灵的面子,搞了个鸿蒙紫气自行择主的形式?

  最终还是会选择自己的。

  他没想到鸿蒙紫气真的不选择自己?

  这让他无法接受。

  而且为什么偏偏要选择自己非常讨厌的红云。

  这让自己怎么接受得了?

  鲲鹏看着正在笑嘻嘻打量鸿蒙紫气的红云,从笑容里面感受到了满满的恶意。

  而且不只是红云在笑他,他感觉身边的一众大能都在笑话他。

  笑话他不自量力。

  这让鲲鹏心里的怒火积累到了极致。

  一副要爆发出来的模样。

  为什么?

  凭什么?

  怎么会这样?

  鲲鹏有太多的不甘心。

  他可是坐在可蒲团之上啊,为什么鸿蒙紫气会不给我?

  我的屁股下坐的不是天定圣人之位吗?

  不是圣人弟子的身份吗?

  对,就是怪这个红云,就是因为他。

  要不是他把鸿蒙紫气拿去了,自己也不至于拿不到。

  肯定就是他!

  该死!

  该死!

  这时的鲲鹏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心智。

  满脑子都是对红云的不满,心里对于红云的记恨已经到了极致。

  他在心里已经对红云宣判了死刑。

  没错,他要找红云的麻烦。

  想要置红云于死地。

  什么鸿蒙紫气都不重要了,他就是要让红云死!

  鲲鹏双眼泛红,眼眸深处出现了狠辣之色。

  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

  坐在上首的鸿钧自然注意到了鲲鹏的眼神变幻。

  但他没有多说什么。

  鲲鹏现在可是斩尸了的准圣,在他看来,红云还只是一个没有斩尸大罗金仙而已。

  要拿捏这样一个红云还不是稳稳当当?

  想到这里,鲲鹏瞬间就安静了下来,等出去之后,找一个红云落单的机会,直接把红云做掉。

  看他还那么嚣张。

  鲲鹏的算盘可以说是打得极好了。

  而此时红云听着众多师弟师妹的祝贺。

  似乎有点飘飘然。

  看到鸿蒙紫气飘到自己的身旁,红云嘴角一咧。

  面色得意地说道

  “看看,看看。

  诸位看看。

  不枉我红云身负洪荒第一老实人的称号,不枉我这几万年在洪荒行好事,修功德。

  不枉我这几万年刻苦修行。

  我也是大功德大福源之人嘛。

  这鸿蒙紫气都要争着往我这里钻。

  受之有愧,受之有愧啊!

  哈哈哈哈哈”

  虽然是这样说,但是红云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直接把鸿蒙紫气给收到了自己的法宝里面。

  一副守财奴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