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其二嘛。

  现在不便多说。

  但是看着诸位道友能够前来,我感觉很开心。

  待此间事了,众位道友随我一道去仙庭说道一番。

  本帝已经命人备好酒宴,静待各位。

  还望各位赏光。”

  东王公脸上带着笑容,整个人那是春风得意啊。

  他现在已经开始抛出橄榄枝了。

  想要借助眼前的这群人强大自己的仙庭。

  有这样一群修为高深的大能加入,走上人生巅峰不是梦啊。

  听到东王公之,红云等人先是一愣。

  随即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

  震耳欲聋的笑声传遍了整个昆仑山,仿佛整个昆仑山都震动了一般。

  笑声里面尽是嘲讽。

  这一幕顿时让所有人摸不著头脑。

  就连远处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

  而且。

  一道尖叫之声传来。

  “啊!”

  只见原本得意倨傲的东王公已经被踢飞了出去,脸上还带着一个红通通的鞋印。

  显眼不比。

  刚刚还意气风发,掌握乾坤的东王公。

  居然被踹飞了出去。

  而出手之人。

  正是我们的洪荒第一老实人,红云是也。

  此时他慢慢收回了自己的腿。

  还吹了一下。

  讥笑地说道

  “原来仙帝的脸和普通人的脸没有什么不同啊,踢起来感觉一样。

  只是增加了一点刺激感而已。

  滋滋滋。”

  红云的话让一众师兄弟再次笑了起来。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开始欢乐起来。

  但是这下让周围的吃瓜群众看不懂了,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帮人不是来恭贺的,而是来找麻烦的?

  那东王公岂不是。

  现在他们终于知道为什么起那么二清老子与元始会跑路了。

  太明智了呀。

  看着刚刚威风八面,气势十足的东王公被红云踹飞。

  众人皆是心惊不已。

  这可是仙庭之主,圣人亲命统御洪荒群仙之人啊!

  这么不给面子,不怕圣人怪罪?

  红云看着左手柱起拐杖,右手捂住右边脸的东王公,脸上带着似笑非笑之色。

  “滋滋滋,我刚刚试了一下,你配不上我师姐。

  还有,你小子叫东王公是吧?”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只见红云身体一动。

  瞬间冲出。

  再一次给了东王公一脚。

  而且这次直接把东王公踢到了地上。

  红云的鞋子直接踩在了东王公俊俏的脸上。

  高声再次问道。

  “问你话呢,就你小子叫东王公是吧?

  啊?”

  感受着脸上鞋子带来的压力。

  东王公想要反抗,但是他感觉身体周围的空间仿佛被封锁了一般。

  根本就动弹不得。

  他可是大罗金仙后期啊。

  马上就要突破进入巅峰的修为。

  在白衣红发的红云面前,居然毫无还手还手之力。

  东王公此时感觉周围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自己。

  他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

  堂堂仙帝,被人踩在脚下。

  他此次算是颜面扫地了。

  而且现在不只是颜面的问题了,弄不好可能还会丢掉小命。

  周围可是有足足一千大罗金仙不坏好意地看着他啊。

  现在东王公满头大汗。

  这下要惨了。

  而且对面这上千人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动手的样子。

  强大的求生欲让东王公迅速做出反应。

  “红云道友,红云道友。

  先别动手,先别动手。

  先听我说,先听我说。

  你们误会了。

  我此次前来是邀请西王母道友加入仙庭。

  确实没有其他的心思啊。

  前面不该有的念头乃是我的左右丞相出的主意,和我无关啊!

  卧龙凤雏,你们........”

  等东王公转头一看,哪里有什么卧龙凤雏,早就跑路了。

  原来浩浩荡荡的提亲大军,此时一个不剩。

  全都跑光了。

  真是丧良心啊!

  本帝的卧龙凤雏呢?四大........?八大.......?..........一百零八大将呢?

  众位爱卿何在?

  真的是走得一个都不剩啊。

  太不是个人了。

  说好的一起疯一起狂,一起共创辉煌呢?

  现在有的只是周围上千人不怀好意地看着自己。

  这下可不妙了。

  此时东王公的脸比吃了那啥还难看。

  这可如何是好啊?

  红云等人看着东王公。

  皆是全部围了上来。

  居高临下看着瑟瑟发抖的东王公。

  “群仙之首?”

  多目金蜈蚣踢了东王公一脚,疑惑地问道

  “仙庭之主?”

  三眼金蟾也踢了一脚。

  “号令群仙?”

  六足蜘蛛精踢了三脚。

  “称霸洪荒?”

  九天狸猫踢了一脚。

  “先天第一缕阳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痴人说梦?”

  .........

  每人一句,问一句踢一脚。

  有的脚多的甚至踢了很多脚。

  属实过分了。

  堂堂仙帝之主,被人拳打脚踢,确实太惨了。

  在经受众人毒打之时,仙帝东王公还想做无畏的挣扎。

  “莫要再打了了,我乃是仙庭仙帝........啊!”

  “我乃是圣人钦定群仙之首.......啊!”

  “我.....我有洪荒天地气运加持......啊!”

  “我有道祖钦赐的龙头.........啊!”

  “你等不怕得罪鸿钧道祖......啊!”

  “各位道友下手轻一点,我知道错了......啊!”

  “别再打了,我没有.......啊!”

  “道祖,救我..........啊!”

  ......

  整个昆仑山瑶池仙境道场外都是东王公的惨叫之声。

  一声接着一声,响彻整个昆仑山。

  看得周围的围观群众直呼过瘾。

  红云等人一个接着一个,将东王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

  你踢完了我来踢,你打完来我来打。

  一顿拳脚招呼。

  根本就不带停的。

  众人都是拿捏到好处。

  就这样,堂堂仙庭仙帝硬是被揍了一百年,待众人都揍舒服了以后。

  这才放过东王公。

  幸亏是他有大罗金仙后期的修为,不然还真的顶不住。

  挨揍一百年,试问洪荒还有谁有这个殊荣?

  唯仙帝东王公而已。

  得到踹息的东王公,已经不成人形了。

  威风凛凛的五爪金龙袍已经破烂不堪,衣衫褴褛。

  双眼无神,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脸上尽是淤青之色。

  头上的大包显得异常显眼。

  原本英俊不凡的脸庞早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东王公宛如一个猪头一般。

  哪有什么仙帝的模样?

  东王公此时已经生无可恋,怀疑人生了。

  自己这是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被人暴打了一百年,这种痛只有东王公自己能理解了。

  估计这次暴打要在我们第一任仙帝东王公的心里留下心理阴影了。

  至于为什么不取东王公性命。

  任性。

  就是玩。

  其实东王公本就和西王母本来没有什么大的瓜葛。

  即使是按照洪荒本来的发展。

  他们虽然是男仙和女仙之首。

  但是却不是道侣。

  这一点很重要。

  西王母原来也算是一个苟神仙。

  原本在紫霄宫接过鸿钧的法旨了之后。

  便回到了昆仑山瑶池仙境潜心修炼了。

  根本就没有和东王公结为道侣。

  更遑论现在拜在了叶元的门下,对叶元这个师父那是思念有加。

  更不可能理会这个“仙帝”了。

  确实,我们的仙帝东王公想多了,这顿揍,活该了。

  就算是现在的西王母亦是如此。

  她根本就没有丝毫别的心思。

  一心大道。

  只想早日突破混元大罗金仙。

  常伴叶元左右。

  鸿钧钦点的男女仙之首。

  只有东王公当真了。

  叶元没来之时,叶元来了之后,都是一样。

  打着鸿钧的旗号,到处招摇过市,以洪荒仙帝自称。

  最后被东皇太一和帝俊给干掉。

  然后取而代之。

  等地上的东王公缓过神之后。

  红云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东王公,痛心疾首地走了上去。

  非常心疼地说道

  “是谁这么对我们的仙庭仙帝,是谁这么暴打我们的群仙之首?

  仙帝大人别怕,还有我!

  我可是久仰仙帝大名已久,我一定会帮你主持公道。”

  红云看着东王公,义正辞,语悲伤地说道。

  可是东王公看着眼前悲伤的红云。

  吓得浑身一哆嗦。

  下意识缩了一下身体。

  就是这个白衣红发,看起来和蔼可亲,异常老实的红云。

  那时候打自己打的最凶狠。

  别人一百年还休息一下再打,他是一百年都没有停过。

  真就一百年都在揍自己啊。

  实在是太过分。

  现在还在这里假惺惺嘘寒问暖,正当自己没看见啊。

  看着东王公的动作,红云慢慢走近东王公。

  一副友善的模样。

  而东王公则是在不断后退,在地上使劲往后缩。

  “仙帝你没事吧。

  看你的手下都跑光了。

  哎。

  谁叫我是洪荒第一老实人呢,我这人有一个非常良好的品质。

  那就是助人为乐。

  我看仙帝状态不佳。

  自己也回不到仙庭了。

  这样吧。

  我就大发慈悲把你送回去吧。”

  听到红云之,东王公的眼里含着泪水。

  眼神激动不已。

  他是真的以为红云会把他送回仙庭。

  毕竟他现在确实受伤严重,指不定被谁给打劫什么的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东王公的嘴都被打歪了,说话就是呜呜呜。

  “什么,仙帝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听不清楚啊。

  我还是直接送你回去吧。”

  说完以后,红云嘴角露出邪笑。

  只见红云抬起右脚,吊祭浑身法力对着东王公的屁股就是一下。

  大喝一声。

  “走你!”

  红云一脚,直接把东王公踹飞了出去,化为一道流光,直奔方诸山仙庭而去。

  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际。

  洪荒第一颗流星,很有纪念价值。

  看着被踹飞的东王公,再看看脸上带着笑容的红云。

  围观的众人皆是心惊不已。

  此时红云的笑容不再和善,而是恶魔般的笑容。

  实在是太残暴了。

  堂堂仙庭仙帝,就这样被人收拾了。

  还被踹飞回自己的老窝。

  实在是让洪荒人大开眼界呐。

  而这件事也开始被洪荒生灵传播开来。

  瞬间传遍了整个洪荒。

  东王公也成为整个洪荒的笑柄,妄图霸业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

  统御群仙?圣人钦定?

  不过笑话尔。

  跟着东王公一道被讨论的,还有西王母的师门。

  还有他们的老师。

  鸿蒙元君。

  到底是何许人也。

  居然能教出这么一帮修为高深之人?

  甚至连三清之一的通天都是他的徒弟。

  一时间洪荒大地掀起了一番对于鸿蒙元君讨论的热潮。

  而鸿蒙元君之所以洪荒所熟知。

  还是因为红云踹飞东王公之后的一句话。

  “我老师鸿蒙元君曾,我等师兄弟在洪荒混,必须互相帮助,在能力范围内助人为乐。

  要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之理念。

  所以,想要找我们师兄弟麻烦的。

  我奉劝你们。

  好自为之。

  洪荒大地,尽皆是我同门。

  只要听说,我红云必到!”

  红云的一番话,彻底带飞了叶元。

  引得洪荒震动。

  漫天的议论之声扑面而来。

  “鸿蒙元君?到底是何许人也?居然能教出这么多出色的弟子?”

  “难道只有我感觉仙帝东王公很惨吗?笑着来,哭着回,还免费坐了一次红云遁光。”

  “堂堂群仙之首,这下脸面尽失,洪荒再无他的立足之地了。”

  “鸿蒙元君的弟子,大约一千四百人,全是大罗金仙大能,真是恐怖。”

  “东王公是第一个仙帝,也可能是最惨的一个仙帝。”

  “不不不,道友你错了,有可能有人比他还要惨。”

  “你又知道了?预家跳了?”

  “鸿蒙元君,恐怖如斯!”

  .......

  鸿蒙元君四个字响彻洪荒。

  红云这个孝顺弟子确实够孝。

  生怕叶元名头不够响亮,直接加大力度曝光。

  鸿蒙元君之名,洪荒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而此时在混沌山的叶元正在吃着混沌灵果。

  却是感觉莫名的心悸。

  “啊...嘁!”

  叶元直接打了个喷嚏。

  用手摸了摸鼻子,叶元感觉有点奇怪。

  不知道是为啥。

  手里的混沌灵果突然不香了。

  这时候叶元的脑海里面突然闪过红云的身影。

  “哎,也不知道小云如何了。

  有没有被西方二人坑,被鲲鹏追杀。

  他是最懂我的弟子了,好久没有听他拍我的马屁了。

  还真有点不习惯啊。”

  叶元还在这里担心红云呢,他哪知道红云正在大肆曝光他!

  看着在远处花丛当中蹦跶的二狗。

  尽显二哈本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