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一时间众人开始大快朵颐。

  人参果对于现在的五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用了。

  毕竟都已经领悟法则了,确实没多大用。

  现在就差凳子和瓜子汽水了。

  看着众人的表情。

  接引眼珠一转,办法来了。

  “四位道友,我们都在道祖之下听道,何须如此剑拔弩张?

  我们西方本就贫瘠,好不容易有这个机缘,你们难道就这么过分吗?

  给我们个机会。

  把葫芦让与我们二人,也算是积德行善了。

  我西方亿万万生灵都会感恩于四位道友。”

  一时间气氛还有点悲伤。

  接引开始搞起来了。

  这是尝到甜头了。

  准备故技重施。

  而且还是狮子大开口,居然要一锅端。

  旁边的准提也是脸上悲戚戚。

  大有你们不给我就哭给你看的模样。

  元始闻,心里讥笑不已。

  嘲讽地说道

  “你等西方贫瘠不贫瘠管我等何事?

  又不是我等造成的。

  莫要在此装可怜。

  此葫芦一看就不是凡品,只有大功德大福源之人才有资格拥有。

  这七个葫芦,我三清全都要了。”

  元始的脸上带着傲色。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大兄已经突破准圣,打个十个八个大罗金仙巅峰还不是轻轻松松?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

  旁边的老子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

  仿佛在在说你是认真的?

  虽然他是准圣,但是妖族的两个大罗巅峰也不是吃素的。

  而且他现在感觉准圣境界和鸿钧讲的不一样啊。

  天地法则之力根本就用不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还得的第三次讲道开始才知道。

  而且东皇太一手中还有先天至宝混沌钟。

  那可是先天至宝。

  内含七七四十九重禁制,也不知道东皇太一炼化到了多少层。

  实力具体怎么样。

  只要是能和平解决,谁愿意打架?

  这个二弟元始还是太年轻了。

  感情不是你打架是吧?

  “接引与准提两位道友说得在理,我等皆是同门,何故打打杀杀?

  我二弟语冲动,略有不当。

  不过他说得没有错。

  甚合我心。

  天地至宝,有能者居之。

  我兄弟二人乃是三清,盘古正宗。

  跟脚自是不必多说。

  也是我们感受到了此法宝的机缘,先来后到。

  该得此宝物。

  而且,我念你等修行不易,莫要自误。

  到时动起手来

  ......”

  老子没有继续说下去,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虽然心里想的是一套,但是嘴上又是另外一套。

  边说老子边运转自己的法力,头上的天地玄黄玲珑塔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元始头上的三宝玉如意也散发出翠绿色的光芒。

  威势巨大。

  “哈哈哈,大兄所极是。”

  元始看着老子如此强硬。

  胆子更大了。

  二清同气连枝,势要要拿下这个先天葫芦藤上的宝物。

  确实。

  无论是老子还是元始。

  都感觉到了眼前这几个葫芦不一般,绝对不能放给旁人。

  这个先天葫芦藤全身上下,都是宝。

  而且它还关乎着洪荒大势。

  谁得到了谁就能获利。

  先天葫芦藤可是关乎着三清和女娲的成圣机缘。

  四个圣人业位都与它有关。

  牵扯甚大。

  虽然他们现在不知道具体用处,但是拿到手里准没错。

  谁会嫌弃自己法宝多?

  此乃必争之物。

  听闻老子的话。

  脾气火爆的东皇太一就忍不住了。

  头顶的混沌钟狂暴不已。

  随时都有可能会出手。

  他们本就是天生的皇者,跟脚不弱,修为不弱。

  根本就不带怕的。

  他们也知道这个葫芦机缘无边,岂能放过?

  最主要的是,二清居然要吃独食?

  也不怕噎死?

  “三清?即使你们三清皆在此我们兄弟也不惧。

  更何况你们现在仅仅是二清。

  真的以为你们很强?

  要独吞宝物,可以。

  问问我的混沌钟答不答应?

  大不了做过一场!

  看看到底谁是有大福源,大机缘之人。”

  听到东皇太一的话。

  帝俊也是赞同地说道

  “二弟说得极是,这二清属实是不要面皮。

  真的以为你们二清很有面?

  原本以为你二人乃是盘古正宗,在洪荒当中也是德高望重之人。

  应是明事理,知进退之人。

  现在看来,不提也罢!”

  帝俊三两语,开始嘲讽起元始与老子来。

  引得元始红眉毛绿眼睛的。

  脸上气愤之色浓郁。

  “四位道友,你等莫要争辩。

  我观此葫芦与我西方二人有缘,希望四位道友能慷慨一番。

  让给我二人如何?

  我代表西方谢谢四位了。”

  接引还不死心,还想行那空手套白狼之事。

  “哼,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能不能得此宝物,我等各凭本事。”

  东皇太一的混沌钟气势十足,即将动手。

  但是却又没有动手。

  虽然三方嘴上都说要打要打,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有要打的意思。

  毕竟现在谁先动手谁就吃亏啊。

  万一被其他四人围攻,就和法宝无缘了。

  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修为相差不大。

  特别是老子与原始,一旦打起来,剩下四人肯定会合起来对付他们二人。

  因为他们的综合实力最强。

  其实现在最开心的还是西方二人。

  他们的综合实力最弱,打起来就是他们吃亏。

  而且他们西方本就贫瘠。

  这葫芦可是宝物。

  是先天十大灵根孕育,内涵大机缘。

  这时候准提已经知道这是何物了。

  毕竟他也是先天十大灵根化形而出。

  感知敏锐。

  眼前的这个葫芦藤就是先天十大灵根之一的先天葫芦藤。

  机缘之大,足以牵扯洪荒气运。

  要是把这株葫芦藤带回西方,那肯定是好事一大件。

  西方要做大做强,就得要这样的宝物。

  一时间三方六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

  法宝气势倒是挺足,但是就还是不动手。

  看得远处的红云那叫一个气。

  “真是的,怎么都不动手?

  只打雷不下雨?

  一点意思都么有,你们还在等什么呢?

  揍西方的那两个泼皮无赖就完事了,很难吗?

  真是。”

  看着已经僵持很久的六人,红云已经看不下去了。

  实在是太磨叽了。

  要打就打,磨磨唧唧的,成何体统?

  “依我看,我们也不需要浪费时间了。

  既然他们不取,那就证明这六个葫芦和他们无缘。

  我看倒是与师兄师姐有缘,我们五人。

  藤上七个葫芦,正好一人一个。

  还有两个送与老师装酒。

  师姐师兄感觉如何?”

  红云的眼神带着狡黠。

  他也眼馋藤上的葫芦。

  在他话音一落,冥河就化为一道暗红色的流光,直接向着六人而去。

  其他人看着冥河的动作,纷纷跟上。

  眨眼间就已经六人之前。

  “真是的,还以为你们要打起来呢。

  害我白白损失了五个人参果,既然你们不打,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等了这么久,葫芦也要成熟了。

  你们走吧,这个葫芦和你们没关系了。”

  红云的话音传来,语气非常霸道,多了一丝玩世不恭。

  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通天,冥河,女娲,伏羲。

  都是静静站在他的身边。

  看着红云等人,老子六人都非常吃惊。

  听红云的话判断,他们已经来了很久了。

  但是他们都没有发现?

  一时间他们的心里都是忌惮不已。

  特别是通天,女娲,冥河身上的气势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安。

  十分忌惮。

  而且这三人的境界他们居然看不透,难道已经突破成为准圣了?

  这也说不准啊。

  “哈哈哈哈,你们就不要争了,不周山乃是我们兄妹二人的道场。

  这个先天葫芦藤你们也别惦记了。

  既然是在我的道场,那便是我的。

  你们有意见也没有用,这个先天葫芦藤,是我们几个师兄弟的了。

  你们六个该去哪去哪,这里没有你们啥事了。”

  女娲的语气更是霸道。

  开口就让老子他们离开这里。

  语气十分霸道。

  开口即是独吞。

  颇有一种山大王之感。

  可是老子六人为了这个先天葫芦藤,僵持这么久。

  凭什么让与女娲等人?

  肯定不能。

  即使是不能独占,分一杯羹总可以吧?

  藤上七个葫芦,两人拿一个不过分吧?

  于是东皇太一高声喝道

  “你以为你是谁?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

  一个女孩子,我劝你不要太嚣张。

  否则我手里的混沌钟可不长眼。

  到时候莫要怪我以大欺小。”

  东皇太一语气愤怒,混沌钟已经催动到了极致。

  一不合,便要出手。

  他身边的帝俊也是如此。

  而老子与原始,接引与准提此时却是默不作声。

  丝毫没有帮帝俊二人的意思。

  他们感觉女娲等人气势非凡,让妖族的二人去试试再好不过。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挺好。

  妖族的这两只金乌还是沉不住气啊。

  听到东皇太一之,女娲还未动,他身边的伏羲却是忍不住了。

  “怎么?想要欺负我的小妹?

  今日看来要做过一场了,两位虽然同是妖族。

  但是欺负我的小妹,就是不行!”

  伏羲虽然被女娲收拾得很惨,但是关键时刻却丝毫不怂。

  只见他直接站了出来。

  浑身大罗金仙巅峰的气势涌动。

  祭出法宝站想要接战。

  一打二从不后退。

  不过女娲却是丝毫不把东皇太一和帝俊看在眼里。

  眼神鄙夷地看着东皇太一说道

  “果然如老师所说,你就是一个愣头青,轻轻一激就会上当。

  属于没脑子的类型。

  还有。

  你这个是混沌钟?

  看起来也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厉害啊。

  哦对了,老师说了,你现在还没有达到禁锢时间,镇压空间的地步。

  所以现在的混沌钟是先天至宝?

  七七四十九层禁制?

  我瞅瞅,滋滋滋,才炼化了区区二十层禁制。

  不过如此嘛。

  现在估计也就只能拿这个破钟砸砸人了。

  没啥前途。

  也不知道你的砸人姿势标不标准。

  要不要我给你示范示范?”

  女娲对于东皇太一那是极尽嘲讽。

  丝毫没有给他留面子。

  听得东皇太一脸色铁青无比。

  但是眼神里面却带着震惊于忌惮。

  这可是他的混沌钟,不是女娲的混沌钟。

  炼化多少道禁制只有他自己知道,并且他的禁制炼化到第二十层就炼化不了。

  不知道是何原因。

  但是现在的混沌钟,除了依靠混沌钟本身的硬度。

  没有其他的用法了啊。

  不可能用音波攻击吧?

  通过东皇太一自己摸索了之后,发现只有砸人才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

  但是这些这个女娲是怎么知道的?

  东皇太一是越想越不得劲。

  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

  怒喝一声。

  直接催动混沌钟,向着女娲砸来。

  浑身大罗金仙巅峰的法力滂湃无比,不断涌入混沌钟当中。

  混沌钟顿时化为百丈大小,遮天蔽日。

  笼罩整个山谷。

  径直向着女娲所站的方向砸去。

  整个混沌钟散发着狂暴强悍的气势,势要将女娲等人镇压。

  像是遮天蔽日一般,整个山谷都陷入了黑暗当中。

  女娲五人皆被混沌钟所笼罩。

  威势之强,不愧为先天至宝混沌钟。

  “滋滋滋,还真的别说,这三爪火鸡的法宝确实很强。

  这气势,这威力。

  滋滋滋。”

  红云此时丝毫没有把头顶上的混沌钟放在眼里。

  领悟法则的他已经是大罗金仙巅峰,能依靠法则之力接下混沌钟。

  更别说是法则之力比他更强,境界更为高深的女娲了。

  要知道女娲修炼的可是造化法则啊!

  而且还是准圣修为。

  领悟法则和没有领悟法则的大罗金仙之间的差距都很大。

  更别说是准圣了,还比东皇太一高出了一个大境界。

  况且。

  身边还有通天和冥河两个大佬呢。

  他们在,没意外!

  红云表示丝毫不慌。

  确实。

  除了伏羲,其余四人都没有把东皇太一混沌钟的全力一击放在眼里。

  连让他们认真起来的资格都没有。

  远处的老子与元始看着东皇太一先天至宝混沌钟的一击。

  都开始神魂交流了起来。

  “妖族的这个愣头青确实很强啊,先天至宝混沌钟之威,就算是我也难以樱其锋啊。

  看来让女娲等人去试探是对的。

  正好也看看女娲到底是什么实力。

  居然想独吞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