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l讲道还未开始,他的心情就很不错。

  但是随后鸿钧就一愣。

  因为他看着自己前方的六个蒲团,居然只坐了三人。

  其余三个蒲团上空空如也。

  其上只有老子,元始,鲲鹏。

  顿时鸿钧就蒙了。

  这不对啊!

  最大的三个倒霉蛋呢?大水鱼呢?

  本来打算掐指一算。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只好作罢。

  但是这空出来的是几个位置到底是为何?

  这些不都是安排算计好了的不是吗?

  为何没有坐满?

  三清为何只有两清?

  天命人族圣母女娲呢?

  洪荒第一老实人红云何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鸿钧有些头大。

  一切都不在算计当中啊。

  这六个蒲团所蕴含的东西自然不必多说。

  这可是六个天定圣人之位。

  没人坐上去你说气不气?

  是谦让还是怎么了?

  空了三个就离谱。

  此时的鸿钧有点想问天道了。

  你不是已经安排好了吗?

  怎么还没有开始,就不一样?

  是不是拿错剧本了?

  其中必有蹊跷。

  在讲道之前。

  鸿钧就已经和天道算计好了。

  之所以在混沌当中讲道。

  就是为了剔除弱者,选出强者。

  而且天道算计,只有三千有缘人。

  这三千有缘人皆是跟脚不凡,只要为这三千有缘人讲道。

  坐实自己道祖的身份,主宰洪荒,轻而易举。

  到时何为大势?

  皆是自己一家之罢了。

  这六个蒲团,说好听一点是机缘,乃是天道圣人。

  说难听一点就是招工合同。

  找六个能力强,会干事,身体好的人来给自己打下手。

  鸿钧目光移动。

  在剩余的两千九百九十七人的身上望来望去。

  其中的意蕴不而喻。

  你们倒是给我坐上去啊。

  不做上去自己怎么讲道?

  鸿钧的眼神里面已经表现得很明白了。

  你等与此蒲团有缘,不必留步,直接转身坐下便可。

  但是根本就无人问津。

  鸿钧眼神都要看出眼泪了。

  还是无人坐上蒲团。

  通天眼观鼻口观心,巍然不动。

  冥河也是闭目养神。

  女娲看着自己的哥哥,眼神闪烁。

  伏羲在女娲的眼神下瑟瑟发抖。

  红云则是看着蒲团之上的鲲鹏,流着口水。

  西王母更是直接进入了冥想当中。

  其他师弟师妹亦是如此。

  场面十分安静。

  “吸溜.......吸溜....”

  红云边吸口水边笑。

  通天等人不落坐倒是无可厚非。

  毕竟叶元已经讲过六个蒲团所代表的东西。

  但是其他人不落座却有点奇怪。

  其实这也怪女娲。

  前面伏羲帮她推算蒲团有大机缘。

  结果却惨遭暴打。

  再也不提及此事。

  而且女娲修为高深,通天等人修为亦是如此。

  但是都未去落座。

  想来必有蹊跷。

  这六个蒲团不是那么好坐的。

  三足金乌帝俊和东皇太一。

  他们倒是很想坐上去。

  但是看着前面一拨人都没有上座的意思。

  再加上听闻其他人说到伏羲的惨状。

  都不想去做这第一人。

  况且他们两人的修为仅仅是大罗金仙中期。

  即使是两人联手,也不可能守住座位。

  思想先去,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

  再说了。

  那一堆人里面。

  有几人可是让帝俊与东皇太一心惊胆战。

  修为十分高深。

  这不。

  没有一人愿意先坐。

  这可是让鸿钧愁了。

  你歪的你们不坐,我怎么算计.....

  不是!

  我怎么给你们机缘?

  这可是天道圣人之位,你们识不识货?

  难道你们不知道机缘是靠抢来的吗?

  把紫霄宫当成什么了?

  我框你们来,是让你们来聚会的?

  分不清大小王是吧?

  天定圣人之位都没人争抢,这让鸿钧感觉面子上挂不住。

  就在这时候。

  紫霄宫门口。

  两个身穿破烂袈裟,头顶无毛,面色焦急。

  身高一米五的两个和尚急匆匆地走进了宫门。

  看着前面鸿钧已经落位。

  前方人影潺潺,以为前面比较好的位置皆已被人占去。

  顿时十分不甘。

  于是准提与接引对视一眼。

  双方心有灵犀地开始坐在地上哭喊。

  “怎么会这样啊。

  真是不公啊!

  我西方因为天灾,本就破碎不堪,我兄弟二人。

  为了西方之强盛,费劲心力,跨混沌,历凶险。

  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好不容易到这紫霄宫当中,没想到还是来晚了,连个靠前的位置都没有。

  何其不幸。

  圣人曾有缘者皆可到紫霄宫听道,我等也是有缘。

  难道连两个前面的位置都不配吗?

  既如此,我兄弟二人不如就此圆寂,也好过看着我西方生灵受苦来的好啊!”

  此时接引肥胖的脸上带着不甘,声音凄惨,还带有轻微的哭声。

  顿时让整个道场之上的人看向他们。

  说着要轻生,但却没有丝毫要行动的意思。

  而接引也是语气悲怆继续说道

  “师弟莫要有此想法,圣人慈悲。

  必然会怜惜我等,为我等做主。”

  此时的准提与接引开始相继卖惨。

  一唱一和。

  边说边哭,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要死了呢。

  最主要的是他们脚步并没有停。

  边哭边向着道场的前方而去。

  众人也是面色古怪,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

  不过大多生灵的脸上都是嫌弃之色。

  这等贴脸行为为人所不齿。

  众多生灵谁不是跟脚不凡,看着西方二人,十分看不惯。

  属实是不要脸啊!

  这就是接引与准提的办法。

  他们一起坑的洪荒生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仅仅一个眼神都知道彼此要干嘛。

  卖惨!

  一来就是名场面,西方二人卖惨骗圣位。

  要说接引与准提确实是洪荒影帝。

  这波来个小金人属实没毛病。

  不过是表演的不是可怜,而是不要脸。

  看着哭声大起,不要脸的西方二人。

  鸿钧也是头疼又无语。

  这两个不要脸的家伙。

  还是来了。

  还没有死吗?

  自己当初可是让罗睺先动手,想着可以把这两个家伙灭掉。

  给自己省点事。

  没想到小命这么长。

  天道还是强啊。

  他是知道的,这两个不要脸的,以后不干人事。

  脑生反骨。

  最终会分去玄门气运。

  自立禅门,确实可恨。

  但此乃天数,他也没办法左右。

  还真别说。

  在场生灵还真有一些大聪明被西方二人蒙骗,面露同情之色。

  估计是和他二人有缘!

  以后去了西方,少不得称佛做祖。

  鸿钧看着这两个鼻涕横流的货。

  还在那装可怜呢。

  你们想的什么直自己会不知道?

  但是鸿钧并没有说什么。

  面色平静。

  老阴币名不虚传。

  慢慢的。

  接引和准提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哭哭啼啼,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前方。

  看着前面的六个蒲团上已坐了三人。

  顿时眼睛一亮。

  这六个蒲团与他们有缘!

  此时接引与准提的眼里就写了五个字!

  天大的机缘。

  蒲团上的气运之大,准提与接引生平仅见。

  但是这时狡猾的准提发现了不对劲。

  六个蒲团,为何还剩下三个之多?

  这有点不对啊!

  看着蒲团上着着的三人。

  接引与准提疑惑不已。

  但是容不得他们多想。

  只剩下三个蒲团了,必须得先坐下才行了。

  于是接引与准提对视一眼,一个闪身,直接坐到了蒲团之上。

  嗯,还很舒服。

  全然没有悲伤之色。

  仿佛前面哭的不是他们一般。

  接引与准提坐下以后,马上就看着位置比他们更前的鲲鹏。

  顿时恶向胆边生。

  只听准提对着鲲鹏喝道

  “你这等扁毛畜生也配坐在我等之前?

  我们师兄弟为了弘扬西方,劳苦功高。

  身具大机缘大功德。

  你这等无德无能之辈焉能坐在我们之前?

  还不快快让位?”

  接引矛头直指鲲鹏,与此同时浑身气势涌动。

  旁边的准提也是,浑身大罗金仙中期的气势散发开来。

  眼神当中杀气凛然。

  鲲鹏真是人在团上做,祸从天上来。

  这是招谁惹谁了?

  不只是鲲鹏。

  就连旁边的元始也是嘲讽到

  “鲲鹏,你这等被毛戴角,湿生卵化之辈,有何资格与我们同坐?

  还不快快滚下去?”

  听闻元始之,准提与接引眼中露出喜色。

  纷纷准备出手。

  而鲲鹏根本就不是他们三人的对手。

  被迫让出了这个位置。

  准提见状,直接占据了鲲鹏的位置。

  不在动弹。

  接引也趁机向前移动,占据了第四个蒲团。

  “真是精彩啊,这一番景象,让我等大开眼界呢。

  两位道友好算计。

  依我看,此蒲团确实是和你西方二人有缘。

  你等坐下,实乃大善!

  大善啊!

  哈哈哈哈”

  红云在远处拍手叫绝,甚至放声大笑起来。

  不过听笑声都知道他是不坏好意。

  西方二人这样觉得,被赶下位置的鲲鹏也这样觉得。

  红云直接拉了两拨人的仇恨,怪不得老实人也要死。

  确实很能作死。

  不只是红云,就连他身边的师兄弟也是轻轻发笑。

  他们都知道,这六个蒲团乃是不详。

  就差长红毛提醒了。

  毕竟天道哪里会这么好心?

  不过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值得争抢,毕竟人不聪明不是?

  要是依靠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证道混元?

  洪荒世界不死不灭,还是挺香的。

  此时的红云哪有什么老实人的模样。

  奸笑不停。

  来自一个老实人的报复。

  正在展开。

  只见红云站了起来,准备开始对着西方二人输出。

  反正他们脸皮厚,进入这个火坑应该都烤不化。

  接引与准提看着红云的笑容,顿时感觉后背一凉。

  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不过并没有多想。

  这个位置得来不易,还是不要多动的好。

  “两位道友,你们大可放心,我红云在洪荒的名声可是非常好的。

  外界传闻的洪荒第一老实人便是我了。

  我是绝对不会坑害两位道友滴。

  比你五米!”

  红云说完这句话,顿时引得其师兄弟轰然大笑。

  倒是镇元子有点懵逼,红云是个什么人他还不知道?

  和老实那是绝对沾不上边的。

  他的五庄观。

  每一头猪,每一只鸭,每一只鸡,每一条鱼的死亡都和他离不开关系。

  要不是他对自己的人参果树非常好。

  每天都要去浇水,看看长势。

  甚至给人参果树修剪枝丫。

  他早就受不了。

  不提镇元子的想法。

  红云看着西方光头二人组,心里想到叶元所说。

  自己本来是坐上了蒲团的,但是居然会积德行善,把位置让给这两个秃驴。

  从而引得鲲鹏记恨,落得身死道消的下场。

  红云不知道自己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思想短路了。

  居然会给这两个泼皮无赖让位。

  看着他们在狗咬狗,肯定是要加一把火的。

  但这时鲲鹏却再次在第五个蒲团上坐下。

  转而看着红云。

  眼神里面带着怒火。

  他居然记恨起了红云!

  抢他位置的西方二人他没有记恨,而是记恨旁边的红云。

  这脑回路也是没谁了!

  难道是因为红云拍手叫好?

  这样确实容易拉仇恨哦。

  不过红云并没有放在心上,反正现在的鲲鹏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只烤鲲鹏。

  感受到周围几千双眼睛的注视。

  西方二人组还有点不好意思。

  他们前面哭哭啼啼要位置。

  结果还有剩余。

  现在又抢了鲲鹏的位置。

  饶是脸皮深厚,也有点不适应。

  但是看着红云站位他们,还以为是朋友。

  接引眼珠一转。

  对着红云感谢到

  “感谢道友体恤我二人。”

  看着西方二人居然感谢红云。

  其他的师兄弟顿时笑得更大声了。

  这让接引与准提光滑的脑袋上冒出了许多问号。

  我怀疑你们在笑我们傻。

  但是没有证据。

  看到两人居然还感谢自己。

  红云连忙抬抬手,满不在意地说道

  “作为洪荒第一老实人,此等小事,何足挂齿?

  我老师时常教导我等,需锄强扶弱,匡扶正义。

  正直做人。”

  一时间接引与准提居然有点感动。

  毕竟能帮他们说话的可不少啊。

  基本上没有。

  于是接引激动地回到

  “大善,我二人在此感谢道友。

  只是不知道友老师为何人?”

  看着还剩下一个位置,剩下的众多生灵跃跃欲试。

  特别是帝俊与东皇太一。

  看着鲲鹏还能坐上一个蒲团,他们也是目光灼热。

  毕竟大罗金仙中期的鲲鹏能坐得,他们为何坐不得?

  正准备动身之时。

  鸿钧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