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刻文学 www.banseke.com

我的市长妈妈温碧碗唐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我的市长妈妈温碧碗唐枫全集免费阅读

火热小说《假太监:又是被女帝赐死的一天》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唐枫,主要讲述了:唐枫穿越异世,成了大夏皇帝楚君玉的贴身太监。 为了生存,他选择迎难而上,却意外发现皇帝竟是女儿身! 谁知女帝不仅没杀他, 还要他去后宫干杀头的大事…

《我的市长妈妈温碧碗唐枫》精彩章节试读

皇宫。

夜深似墨,枝头檐下挂满红绸。

御书房中,人影绰绰。

“废物,这点事都办不好,都给我滚!”

楚君玉面色潮红的扫下桌案上奏折,发出怒吼。

楚君玉撕扯着衣领,极力忍耐内心的空虚。

“宫墨雪!这个贱人,竟敢给朕下药!”楚君玉银牙紧咬,极力控制自己不再发出惹人遐想的娇嗔。

下药?下什么药!

唐枫猛然睁开双目,便看到一个身着龙袍长相阴柔的人露着香肩,极力扯着自己的衣领!

什么情况?

他不是在非洲战场和敌人激战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给谁下药?

他竟然穿越了!

穿越就算了,还穿成了大夏王朝新帝楚君玉的贴身太监。

在感受到身下熟悉触感之后,唐枫松了口气。

还好,牛牛还在!

“啊…该死的男人…”楚君玉发出难捱的呼吸。

男人?

今天不是新帝楚君玉的新婚之夜吗?

听这口气,这小皇帝还想要个男人?

难不成这皇帝还是个同?

好家伙,男同竟在我身边!

“朕一定要忍住!朕的身份,绝不能让旁人知道!”楚君玉喘息不断。

下一刻,却对上唐枫睁开的双目。

顿时,脸色狂变,一把扯过龙袍,遮住自己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

“你什么时候醒的!”

帝王的威势在空气中迸发,霎时间,杀气四射!

什么情况?

刚穿越就凉凉?

他做错了什么?

“你都听到了?!”楚君玉低喝,杀意四溅。

唐枫讪笑,却见楚君玉面色潮红,眉宇之间泛着一股媚态,微微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

这兄弟胸肌真大!

等等,胸肌?

一个极为大胆的念头在脑海浮现。

再次瞥向楚君玉唐枫确定了自己的猜测!

大夏王朝的皇帝,竟是女儿身!

不过,y1s1这皇帝还挺白的…

想到此处,唐枫的目光,灼热了几分。

一股燥热冲向小腹。

楚君玉面带怒色,目光在唐枫身上游走,而当她看到那逐渐高起的牛牛,登时脸色大变!

“你竟未净身?!”

未净身?!

楚君玉用尽全部力气,抽出挂在一旁的长剑,横在唐枫脖颈之上。

霎时间,杀气从长剑瞬间传遍唐枫全身!

唐枫脸色一变。

未净身,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现如今原身的秘密被发现,那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陛下饶命!”

楚君玉温怒,刚想思索,便感到理智被燥热侵蚀!

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

今天本是她和皇后宫漠雪的新婚之夜,本想着在御书房中将就一夜,没想到却因为一碗参茶,彻底乱了分寸!

直到燥热空虚侵蚀心态,楚君玉才回过神来,这宫漠雪竟在参茶之中给自己下了药!

现如今,自己残存的理智,已经在药力的冲击下,土崩瓦解!

楚君玉只觉得脚下一晃,身子便瘫在龙椅之上,一双葱白玉手,有意无意的扯着自己的衣领,暴露出大片的雪白!

此刻,楚君玉恨极了自己不是个男人!

若她是个男人,大可随便拉个宫女解决。

可自己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女儿身!

放眼皇宫,除了妃嫔便是太监,现如今,她又该去哪里找男人!

这药力猛烈,怕是再耽搁一会,自己会有性命之忧!

目光落在唐枫身上,楚君玉眼前一亮,“给朕…”

“我?”

“小枫子,帮朕…”楚君玉无意识的呢喃。

眼下此人是宫中唯一的男人,大不了行房之后杀了便是!

唐枫一阵兴奋,眼前的楚君玉面色潮红,俨然已经失去了理智。

见唐枫上前,楚君玉恢复几分神志,低头推着唐枫的胸膛,“不,不可…”

唐枫愣在原地,“到底解还是不解?”

楚君玉双目迷离,心底的空虚如潮水般将自己吞噬!

“解!”

解也是死,不解也是死!

去他娘的!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把皇帝睡了,死了也值!

干!

唐枫双目炙热无比,一把抓住楚君玉素白的手腕!

“你敢!朕要将你五马分尸!”楚君玉怒喝!

“我这可是在替陛下解毒!”唐枫低声道。

“你这样对朕,可想过后果?!”

楚君玉银牙紧咬,死盯唐枫,想要拒绝,可传递出的,却是欢迎!

身子更是歪歪斜斜的瘫在唐枫身上,再次抬眸,满是渴望!

软香在怀,唐枫一阵心猿意马!

不再多想,欺身而上!

楚君玉闭上双眸,两行清泪划过!

“啊…”楚君玉一声娇嗔。

随后便是一阵死寂。

直到唐枫的声音在耳畔悠悠传来,“睁开眼睛吧!”

这么快?

楚君玉一愣,她虽未经人事,但自小长在深宫,男女交欢之事略有耳闻,不过这么快的还是第一次见!

楚君玉睁开双目,却见此人双手抱肩俯瞰自己。

而自己体内那股铺天盖地的燥热,却荡然无存!

“朕这是…”楚君玉眸中一片迷茫。

“奴才前几日身体不适,看太医是这么治病的。”

楚君玉松了口气,“适才朕让你上前,你为何…”

“陛下刚才神志不清,奴才不敢冒犯。”

唐枫缓缓开口,不卑不亢。

前世身为三军霸主的唐枫,叱咤疆场,多少美女投怀送抱,其中又有多少人暗怀鬼胎,他早已司空见惯。

眼下不过是封了楚君玉一处大穴,阻断药性而已!

“很好!”楚君玉点头,眼底遍布满意。

他竟没有趁人之危。

楚君玉垂眸,似在思索,再度抬头,眼中皆是煞气,“你可知道,即便如此,朕也不会留你!”

唐枫脸色一变,“陛下饶命!”

楚君玉整理着凌乱的衣衫,目光睥睨,“想活?”

“想!”唐枫点头。

“那就帮朕做件事!”楚君玉脸上杀气逼人!

“什么事?”

“凤仪宫,陪皇后!”

啥?!

陪皇后?!

�Dy�}�F�

2.

“陛下,您是认真的吗?”

皇帝要给自己戴帽子,说出去谁信?

楚君玉点头,眼底一片寒意。

这个女人,费尽心机的给自己下药,她又怎能轻饶!

更何况,自己已经知道了母妃离世的真相!

既然想要男人,那就好好享受这份大礼吧!

“那可是皇后…”唐枫继续道。

楚君玉冷声质问,眸中杀机乍现,“你是想活还是想死?”

唐枫讪笑,目光在楚君玉白皙的脖颈上划过,“奴才当然是想活!”

陪也是死,不陪也是死。

死之前能把皇后睡了,也算值了!

凤仪宫。

难耐的声音在深夜中响起。

宫墨雪瘫在龙床之上,扯着衣领,发出令人遐想的娇嗔。

“啊…陛下…”

望着窗外的明月,宫墨雪体内的空虚越发汹涌。

可恶,陛下怎么还不来!

今日是她和大夏新帝楚君玉的新婚之夜。

可谁能想到,小皇帝连盖头都没揭,就躲进了御书房,直到现在都不曾露面。

身为丞相之女,自小便受尽万千宠爱的宫墨雪何曾受过这种待遇。

怒火攻心之下,派人去御书房给楚君玉献上一碗加了烈性春药的参茶。

原以为这小皇帝很快就会来,宫墨雪也跟着服下了春药。

可谁曾想到,这小皇帝竟有如此定力。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都未曾踏入凤仪宫。

眼下,她正承受着药力的摧残。

燥热和空虚,如潮水般阵阵袭来。

宫墨雪瘫在床上,撕扯衣领,露出大片的春光。

好难受…

好想有个男人…

宫门外。

楚君玉听着屋内的娇嗔,一阵冷笑,“该怎么做,不用朕教你吧。”

唐枫摆手,迟疑道:“陛下,那奴才可就真进去了?”

“废话真多!”楚君玉眉头紧皱,抬脚便将唐枫踹进了凤仪宫。

一进门,一个柔软的身躯便将唐枫死死搂住。

霎时间,一股幽香沁入心脾。

“陛下,臣妾就知道您不会放着我不管的!”

宫墨雪面色潮红,神志不清。

软香在怀,一股炽热涌向唐枫小腹。

唐枫轻抚宫墨雪暴露在外的香肩,仔细打量。

这就是皇后?

果真是国色天香,哪怕是求欢都别有一番风味!

“陛下,帮帮人家,人家好难受…”

宫墨雪娇嗔,一双素手在唐枫身上煽风点火。

这谁忍得住?

唐枫一把扯下腰带,蒙住宫墨雪的双眼,随后将人打横抱起,大步朝龙床走去!

很快,宫墨雪便发出了一阵娇嗔。

听到声音,楚君玉露出一个笑容,大步离去!

次日清晨。

唐枫望着床上的那一抹嫣红,扯下了宫墨雪眼前的腰带。

此时的宫墨雪,尚在熟睡之中,意识到被人触碰又发出满足的娇嗔。

唐枫微微一笑,大步走出凤仪宫。

神清气爽的朝着御书房走去。

走在路上,感受到微微发软的双腿,唐枫不由得感叹药性的猛烈!

整整七次,宫墨雪才满意睡去。

可见药性的猛烈程度。

某一刻,唐枫不由在想,若是楚君玉,会不会也是这般景色?

早知道就不封她的穴道了!

不过皇后也不错!

就是不知道皇后若是怀了自己的种,大夏的官员会是什么反应?

毕竟他昨晚在宫墨雪身上做了点手脚。

御书房中。

楚君玉负背而立,“事情办完了?”

唐枫点头。

“皇后可还满意?”楚君玉又问道。

“陛下,奴才已经尽力,至于满不满意,您得去问皇后娘娘。”唐枫笑道。

楚君玉轻哼,语气嗔怒,“朕的皇后国色天香,倒是便宜了你!”

唐枫讪笑,有些得意。

谁叫你不是男儿身!

“她可看到了你的面容?”楚君玉问道。

唐枫摆手,“奴才进去时,用腰带蒙住了皇后的眼睛。”

楚君玉点头,眸中划过一丝满意与赞赏。

“事情办的不错,稍后拿朕的令牌去藏经阁挑本功法练吧。”

“朕的身边,不养废物!”

藏经阁?

根据记忆,唐枫得知,现在的大夏王朝不仅和历史断层,还处于高武时代。

举国上下,不仅尚文,还以武为尊。

在这里,拳头就是硬道理。

天赋异禀之人多投身庙堂,报效国家。

而原身恰恰相反,无论是资质还是悟性都平平无奇。

苦修二十年,始终停留在三品武者,甚至连入门的天武境都没达到。

无奈之下,才入宫当了太监。

眼下楚君玉却要自己进被誉为一国重地的藏经阁,看来是对自己的办事能力十分满意。

就是不知道藏经阁之中的功法,究竟珍惜到了什么地步。

想到这里,唐枫慌忙行礼,“谢陛下恩典,奴才定不辱使命。”

楚君玉拂袖,嘴角微微上扬,“少贫嘴,随朕去凤仪宫接皇后给母后请安吧!”

凤仪宫?

这小皇帝好深的心机!

唐枫脸上不由得多出几分笑意,忙跟在楚君玉身后,朝凤仪宫走去。

凤仪宫。

宫墨雪从熟睡中醒来,望着身下的嫣红,泛起一丝笑意。

谁说陛下不行的,昨夜不是…

昨夜的景象又在脑海浮现,宫墨雪俏脸一红。

当下脸上满意又甚,问道:

“陛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娘娘,陛下昨晚根本就没来过啊!”

宫墨雪拍案而起,“你说什么!他没来过!”

侍女慌忙跪在地上,声音颤抖,“娘娘,陛下昨晚一直在御书房,从未离开……”

刷!

宫墨雪瘫软在凳子上。

望着锁骨上的吻痕,脸色煞白!

那温热的触感,尚在心中回荡,仿佛就发生在刚才。

现在跟她说陛下根本没来过!

也就是说,昨夜同她交颈缠绵,共度春宵的,是别人!

究竟是谁,夺了她的初夜!

一国皇后,和他人有染,若是传到陛下耳中。

别说她是丞相之女,就连父亲,恐怕都大祸临头!

决不能让人知道!

顷刻之间,宫墨雪便冷静了下来。

盯着跪在地上的宫女,美眸之中寒光乍现。

侍女顿时面色煞白,声音颤抖:“小姐…”

宫墨雪从袖中掏出一个瓷瓶,扔在侍女面前。

侍女眼中的不可置信化为绝望,捡起瓷瓶,两行清泪落下。

声音哽咽,“小姐保重,青儿来世再侍奉您!”

说罢,便将瓷瓶中的丹药吞入腹中。

随后,便倒在地上,口鼻之中溢出大片鲜血,没了呼吸。

贴身宫女立刻上前,将青儿如拖死狗般拉走。

宫墨雪眼眶微红。

这时,远处却传来一个声音。

“陛下到!”

继续阅读

相关推荐

书友评论

    没有数据
0